狗肉问题

这几天看到有人在这边说狗肉以及救狗问题,有的搬出了救猪有的人搬出了救植物,确实在这里有一种近乎荒谬的喜感,不过我想讽刺的效果并不代表就能把问题给解决掉了。实际上这个问题也是个老问题,我记得很久以前在讨论虐猫问题的时候,就有人质问这种情感的不合理。

我想到了《宇宙尽头的餐馆》里面一种自我宰杀的肥牛,他(这里已经不能用它这个称呼了)很快乐地向客人们介绍自己身上的肉,并且告诉阿瑟,说他的肝很嫩,因为他强迫自己过度进食已经几个月了,最后他很快乐地宰杀了自己,过会一会牛排就端了上来,面对这盘刚刚还在跟自己说话的动物做的菜,阿瑟却感到深深的恶心,一块也没吃下去。当然银河系总统赞福特没有问题,他吃的很high。不过就算我们同意赞福特,我们也不会觉得福特的行为难以理解。但是赞福特的问题还是值得认真对待的:我们在吃牛肉的时候从来没有征得牛的同意,但是为什么自己乐意被吃的肉我们反而觉得难以接受?

这个问题和猪牛羊鸡鸭鱼虾什么的问题其实是类似的。如果硬要说为什么猪和狗不一样,谈不上有什么严格的标准,我们很难说得出有什么不一样,面对这个质问,朴素的情感很难回答。确实,感情在这时候不可能辩论得过理性,因为感情并不是为辩论而生的。我只是想说明一下为什么这种感情自有其合理性。

就比如对动物的选择,即使是对于那些认为猪和狗全都一样的人,实际上这里依然有一个尺度的问题。我记得有新闻说肯德基用养鸡很不鸡道的时候,几乎没看到多少人义愤填膺。但是之前虐猫的时候,这里估计为虐猫辩护的人可能就没几个。我猜假设哪天若是有的人报道说我们虐杀鱼虾之类的,可能根本没什么反应。而且即使引用猪来作反讽的类比的人,也实际上是意识到猪和狗对我们确实不同。说到狗的话,问题有点复杂,狗在一些地方是一种常见的食物,而对于另一些人是心爱的宠物,无论是你更赞同哪一种,都不免陷入矛盾。但是我想说的是,无论是赞同哪一种,不代表你可以嘲笑另一种。

我不认为将猫狗等宠物和牛羊等人类的习惯食物分别对待是一种很难理解的行为。也许不够理性,但是常常并不是理性支配我们的行为,而是我们的情感,而且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糟糕的习惯。我们的行为看起来颠三倒四,遵循的原则不一。但是这些行为并不必替理性蒙羞。

例如换成人,一个人在你面前受难,大部分人都会感到痛苦;如果别人告诉你同胞在受难,依然会感到痛苦;稍微远一点的,一个日本人受难,可能就次了点;更远一点的,一个非洲人受难,很多人可能救没更多的反应了。虽然一个同胞和一个非洲人其实并不你有更多的共同处。如果把这些东西统统换成数字,告诉你每天有多少人死去。恐怕就如斯大林所说,连悲剧都算不上。看过电影卡廷事件的人跟只是看到数字的,可能根本是完全两个不通的态度。一场惨案仅仅是一个惨案,如果是上了一张照片,可能就是会让大家感到义愤填膺。帮助结束越战的最有力的单个文件可能莫过于这张照片: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这无疑是我们非理性本质的一个明证。可能元首之流看到这个事实会很开心,并且可能会觉得人类是一种多么容易操控的动物。但是我不觉得任何一个我们活着的个体可以逃脱这个质问,特别是元首本人,恐怕他自己才是自己身上非理性动机的最大牺牲品。

我不认为我们的行为都有目的,我们的动机都是靠推理,而是一些最基本简单和朴素的情感。例如特别重要的一点是empathy能力,假设一种纯粹的智能机器,知晓我们一切的道德规范,知道在什么时候表现得合乎礼仪和合乎同情感,但是它依然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人的情感波动,而人可以做到。《银翼杀手》正是以此为基础,电影里用来区分人和人造人的工具是一个叫做empathy box的工具,问一些基本的需要设身处地体察情感的问题,机器的反应总是慢。而正是银翼杀手里面的核心的观点:同情心并不是一种推演。这种能力出自于何处姑且不问。也许基因在进化中发展了这种能力,依据某种类似推演的形式,让我们的行为看似合乎理性,但是这种行为并不是出于理性,只是能也许能找到理性的解释而已。随手接住一个抛起的球的人并不需要懂得微积分;在面对问题时做出自然和本能的反应的人也不需要懂得进化论。它深深地植入了我们的生活,并且在某种意义上赋予生活以意义。

而且这种能力恰恰是人类所特有的,只是在不同的人身上有所强弱。一本叫《性格》的心理学书上看到一个实验,在一个饥饿的面前的人放上两个拉杆,其中一个是给自己送来食物,另一根给自己和对面同样一个饥饿的人都送上食物,毫无疑问,绝大部分人都是会选择让自己和别人都得到食物。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黑猩猩去拉那个拉杆的时候,是完全随机的,黑猩猩是完全不考虑对方的感觉,不具备体察。对他者心境的一种体察,是人类的一种近乎天生禀赋的能力。

别说众生有情,即使是无情之物,一旦为人所寄托,都不免赋予上特别的色彩。也许有的有理由,有的没有,但是不管有没有理由,不代表这种情感不值得尊重。宠物对于有些人是寄托的对象,就算你不爱宠物,但是你依然能体会到他的情感。或者更远就算有的人爱纸成癖,你在面前把这张纸给撕碎了,他可能都会要难过半天,你未必对这张纸也有感情,但是能够对他的难过有所体察。

对开头的那题,自愿屠杀的动物让我们感到恶心,因为我们觉得对智能生物的会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我们会将自己对生的热爱推演这种智能生物,我们会认为他们也如我们一样对生有所热爱(也许在小说里不然)。我们对他者的情感寄托可能随着他们和我们的亲密程度的递减而相应地递减,但这并不奇怪。如果真正要给狗肉问题一句话的解释,就是狗为很多人所爱,而无人爱猪。

Tags: ,

6 Responses to “狗肉问题”

  1. wosimei Says:

    “我们的行为看起来颠三倒四,遵循的原则不一” 深有感触

  2. YW Says:

    截车救狗这个事情里面有两个层面的问题。你说的层面是一个比较高层面的东西,涉及到动物保护和动物权益。但你忽视了一个法律和现实政治层面的问题。比如说,阻断公共交通是否是合法的、动物权益保护者所代表的社会阶层等等。我观察,不少嘲笑救狗的人,不少并没有从你思考的这个层面出发,而是从较低的层面来出发的。

  3. 小骆驼商队 Says:

    你看的那本“心理学的书”可靠么?我看到是研究表明黑猩猩(以及其他一些智力较高的动物)同样具有同情心和利他精神。

  4. SWX Says:

    应该是可靠的。书里面给了引用地址: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37/n7063/abs/nature04243.html

  5. SWX Says:

    另外还有这篇:http://rspb.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content/273/1589/1013.short
    我就没仔细看了,只看了个abstract和大概的结论……

  6. shakey Says:

    lz是历史系的?
    ms还是10级的。。。崇拜

Leave a Reply